马克英语·Mark English中央电大奥鹏教育成人学历利民开锁:55555999金光云购 柴妈纯手工六味姜茶免费拿
金海琴行 乐器销售、培训与记忆法的第一次约会澜记·老香港 与你相见在职硕士研究生 招生在本站投放广告 >>>
查看: 314|回复: 0

[县 市 区] 岁月无声风雨留痕 镇海水稻农场的故事

[复制链接]

5422

主题

5509

帖子

18

听众

管理员

Rank: 8Rank: 8Rank: 8Rank: 8Rank: 8Rank: 8Rank: 8Rank: 8

积分
23956
注册时间
2007-10-18
在线时间
8236 小时
发表于 2018-9-11 13:28:51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0.jpg

原水稻农场办公楼之一。

  7月底,第一批水稻熟了。400多亩土地上,沉甸甸、金黄色的麦穗挂在半人多高的稻杆上,向着辛苦劳作的农技人员弯下了腰。

  9月7日上午,站在骆驼街道原镇海水稻良种繁育场(以下简称水稻农场)旧址上的农场老职工、62岁的黄杭军,用言语还原了刻在脑海中几十年的美景。他感慨地说:“这都过去多少年了,水稻农场的繁盛时代怎么也不敢忘。”

  1952年,镇海县成立了水稻农场,地点设在北仑。1958年,水稻农场改址骆驼镇。此后,镇海第一代农技人员把青春与汗水洒在这片土地上。

0.jpg

保存下来的农场地形图资料。

0.jpg

三名老职工在旧办公楼院内留影。

  农场老人说今昔

  水稻农场位于骆驼街道联勤村。

  从莲晴社区出发,沿着329国道行驶不过五六分钟便能抵达。同行的农场老职工黄杭军看着车窗外的风景,慢慢地回忆着:谷仓、粮库、活动室、沼气站、老办公楼、职工宿舍等。与他的话一一对应的,则是一幢幢平矮破旧的房屋和大片大片的空地。

  为改善水稻农场区域居民的居住条件,这里已于今年8月25日正式启动个人住房处置工作。居住在此的老职工陆陆续续签约,奔向新生活。

  远远望去,昔日的水稻农场办公大楼孤立在一大片的田野间。水稻农场还有9户职工家庭住在这里,这些职工平均年龄70多岁,他们坚守着这片乐土:种植辣椒茄子,看着金银花花开花落,摘下无花果和青桔飨客。

  我们在大院里一户一户拜访穿梭,聆听他们回忆往事。在他们的陪同下,参观了早已堆满杂物的猪舍,舍外写着编号1234。看到了镇海第一家农村沼气站的原址,沼池早已被填满,只有墙上的“沼气”字样显示了过去的作用。看到了爬满青藤的老屋,以及摇摇欲坠的职工宿舍楼。感受最深的是,9户老职工彼此之间的亲密无间:你塞我两个橘子,我送你一把无花果。大院的角落,是当年的老食堂。“再也没有人拎着两只盒子排队打饭了。”80多岁的老职工倪阿姨说。

  70岁的老场长江岳定为记者理清了时间脉络:1952年,水稻农场在北仑建立,1958年搬到镇海骆驼镇。水稻农场专门诞育良种水稻,研发优种油菜等。这里种植出产的农作物产量高,病虫害小,在全国获奖无数。当时,好的农作物品种从这里向全县全市推广。

  1993年镇海建立农业开发区,水稻农场划归开发区管辖。

  2015年5月,水稻农场居民划归骆驼街道莲晴社区管辖。2017年下半年开始,农场步入个人房屋处置倒计时。水稻农场即将消失,但整整一代老农技人的青春与荣光,永不消逝。

  关于水稻的故事,江岳定、黄杭军两人都能讲出许多许多。

  江岳定找出了一张当年的稻田区间图。这是农场实验队手绘珍贵资料。“上面的育种田,像酱豆腐一样被割成一块一块的,整整齐齐。”江岳定说,农技人员当年脚量手画,每一根线条都是实打实的工作。定育种田的尺寸,被称为“做田形”,尺寸为宽0.6米,长1.2米。为了更好地控制水稻苗,所有地块都要绘制图纸并标示,做到田与图相符。

  黄杭军则回忆了农场的日常工作:搞农业很苦,晴天下田,雨雪天气搓草绳,盖尼龙膜。同是实验队技术员,有人管虫害有人管植保,有人管种子有人管培育,还有人管气象。单位虽小,部门较齐。

  鼎盛时期,整个农场共有200多名职工,育种,插秧,培育,收割,种大麦,种菜籽,一刻不停。在他们的努力下,农场获得的奖牌挂满简陋泥墙,还曾受表彰奖励了镇海第一台黑白电视机、第一台手扶拖拉机。

0.jpg

水稻场老房子。

0.jpg

水稻场门牌。

0.jpg

养猪场内已堆满杂物。

  水稻产量大提升

  根据中国农业资料记载显示,1958年我国水稻年平均亩产最高值为400公斤左右。不管如何精耕细作,想方设法增产,产量的提高依然是农技方面的攻关难题。几年以后,镇海水稻实现了年亩产吨粮的奇迹。这是怎么做到的呢?

  江岳定解答了这个问题。他说,全国不同地区水稻亩产量,受不同环境、不同气候条件影响。镇海突破亩产纪录依靠三个方面:优选种子、跨区多熟、精心陪护。

  当年,农场西到金东村,东到朝阳村,北到清水湖村,南到联勤村,总面积400多亩。土地划分为两大类:100多亩的实验田,由实验队负责。其余的为种植面积,由农场1队、2队负责。所有的优选种子,必须先在实验田试种。

  实验田依托的是镇海最早的一支大中专毕业的农技人员队伍,10多名骨干蹲点操刀。他们从省农科院取来种子,由农技人员带着技术娴熟的老农一起试种。优良的水稻种子小籽密集,爆起来会出很多头。

  每年4月撒种子,20天左右出苗。

  出苗以后,将稻苗运到海南岛种植。农技人员在当地租了一块好田,耘上肥料。海南岛气候炎热,可以加速水稻育成,使得镇海一年种植一季的水稻,实现一年种植三季的效果。

  在海南岛试种,往往一去就是一年。种好的稻禾又被带回,在农场田里二次试种。镇海水稻当年7月底便可收割了。成熟的水稻蹿到0.8—1米高,稻穗饱满成熟,呈金黄色。接着,便要在立秋前把第二茬水稻种下去,称为晚稻。

  “水稻这个物种很神奇。立秋那天,早上种、下午种、第二天种,效果硬是不一样。”黄杭军说,农时不能差一个日头,错过一点,出来的苗都不一样的。

  通过反复摸索、多类试种,镇海县水稻年亩产从原先的几百斤提升到了1000公斤。接着,全县的粮食种子由骆驼水稻农场分下去,当年大获丰收。镇海地区稻米产量实现了飞跃式的提升,获得了省市相关部门的表彰。

  “当年,宁波农科所就设在水稻农场。”黄杭军说,这里诞生了镇海最早的一批农技师。水稻农场属于全民事业单位,每年都有经费下拨,有力地保障了农业生产技术。当年,实验队研发的“九儿——十三系”油菜籽因出油率高,在全国获奖。消息传来,农场乐翻了天,比过节还要高兴。

  与旺盛生产力相比的,是那个年代人们对于生活的自律和节俭。黄杭军回忆,水稻农场内建筑简陋,一幢干部办公楼,楼下是公共食堂,一幢集体宿舍,还有运动、工作两不误的晒谷场。农忙时打谷晒谷,农作物收起后变成了篮球场。后来,还因为一台奖励的黑白电视机,变成了公共放映场。

  在农场干活,不论干部职工,一律赤脚下田。到了吃饭时,所有人带着两只铝碗,叮叮叮敲着去打饭。“7:00上班,10:30午饭,12:00上班,4:30下班。”黄杭军笑着说,这个时间表,自己记了一辈子。

0.jpg

江岳定站在猪舍外

0.jpg

沼气站墙上仍遗留“沼气”字样。

  生猪押运真辛苦

  水稻农场成立时,建立了畜牧队,生猪供应菜篮子、猪粪作种植肥料。后来进一步扩大规模,成立了畜牧场,曾经建有一处鼎鼎大名的万头猪场,面积有四五十亩。上世纪80年代初,畜牧场养殖高峰期时,年出栏生猪达到1.5万头。除了供给镇海、宁波两地的菜篮子,农场还想方设法将生猪销往香港,赚外汇。

  “出栏重量为40公斤/头,一年可供应4000头左右,折算为16万公斤。”江岳定说。

  养猪是个脏累活,做生猪押运员更是苦不堪言。当时,农场生猪的销售路线是这样的:卡车运到宁波车站,搭上生猪货运火车,沿“宁波—广州”的路线行进。押车员只要把生猪“递解”到广州站,交给畜牧公司的人便算完成任务。

  路上来回要一周的时间,押运员起码有4天4夜和生猪一起关在车厢里,忍受着阵阵猪骚味。一节车厢2名押运员,中途轮替添料、加水。他们累了就倒在车厢里睡,饿了就在车厢里吃点东西。闷热的车厢,几乎密不透风。昏暗的灯光在头上摇曳,浓烈的猪骚味散布在密闭的空间里,直叫人恨不得昏死过去。好不容易打个盹,感觉肺里都吸入了这种气味。有时车厢晃动,生猪受了惊扰在围笼里嗷嗷叫,押运员裹着衣服,细细查看,惟恐生猪出现不好的状况。

  黄杭军押过几次车,现在连回忆都不愿意,仿佛那阵难闻的味道会跟着回忆再次袭来。他说,运猪的火车开得特别慢,途中遇到别的火车一律让行。有时中途停留时间过长,在猪车厢里的押车员就下来到路边透口气。有一次天热,中途停留的时间特别长,他还和另一名押车员下来到河里摸螺蛳玩。

  火车沿着安徽、江西一路开过去。路上遇到山头,还需要依靠两个火车头拖着一列列车厢慢慢爬上去。

  熬过了几天几夜,总算平安到了广州。做押运员虽然苦,也有两个好处,一是完成工作后有几百元的高收入,二是到了广州可以领领市面,买些宁波、镇海见不到的好商品,如手表、长筒丝袜,水果香蕉、桂圆等。一来二去,老练一些的押运员都会在上车时携带弹簧秤,买东西时用得上。小贩看到买家掏出弹簧秤,就知道遇到了对手,摆摆手:“不卖不卖了,你们宁波人最精。”

  与此同时,留在农场的职工借助畜牧场收集猪粪,拌上河泥,堆在一起做肥料。一亩水稻田施肥时,总要挑五六十担肥料。用过肥料的田里,没有病虫害,稻杆也很硬。

  后来,农场还在畜牧场边上建起了镇海第一家沼气站。沼气供应上来,农场家家户户灶上,火头很旺,煮菜便捷,乐坏了职工与家属。如今,沼气池早已拆除。

  后期发展与经营

  时间走得很快。农场的辉煌好像还在眼前,而变化已经慢慢来到。

  1985年,镇海撤县建区,北仑区农场不再归水稻农场管辖,稻田面积相应缩小了。

  1990年起,粮食市场缩水,水稻农场为开拓创收途径,开办多种经营,搞起了特种经营:养鸡、甲鱼、白鸽、毛蟹,种植培育苗木、花木等。

  渐渐地,原有的事业编制农场职工,有人当兵有人经商有人转行,在职人数一天比一天少。

  黄杭军经农场领导同意,进了设在农场的海福盛冻干食品厂工作。

  海福盛冻干食品厂是中国首批冻干食品行业的佼佼者。它的厂房前身是依托镇海冷冻食品厂于1994年开设在水稻农场的冷冻干燥厂。当时,冷冻干燥厂投资百万元购买了干燥炉,专门生产虾干、蔬菜干等。1998年,冷冻干燥厂因市场份额减少转给了老客户——福建厦门的陈全福陈全庆兄弟。陈氏兄弟与后来的海福盛执行董事合作,扩大生产规模,做起了品种更为丰富的冻干食物:鲜虾仁,白木耳汤,紫菜,绿豆汤,海鲜汤等。后来更与“康师傅”企业合作,生产方便面中的牛肉包配料。因此,骆驼当地流传着一句话:台湾康师傅,牛肉老骆驼。

  一度,海福盛冻干食品厂的年销售额做到2000万元。2008年,因宁波绕城高速工程建造涉及拆迁,海福盛换了一个地方。此后,因当地优质蔬菜水果等原料渐渐匮乏,该公司搬到了山东烟台。

  海福盛的变迁是水稻农场后期发展的一个缩影。其他如榨菜厂、长毛兔场等,都是从水稻农场诞生,又迁址别处或者渐渐没落。(记者陈饰通讯员陆金妹文/摄)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  • 服务热线:0574-86800055
  • 服务QQ/微信:138574001、139578001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